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xi1962博客

写几首闲诗,趸几篇好文,愿和您在心灵的天空翱翔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圣严法师:找回自己  

2014-09-11 11:50:55|  分类: 人生智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圣严法师:找回自己 - 无痕 - zhxi1962博客

 相信没有人会承认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。你一定会说:‘我就是我啊。’但是你可曾想过,我们所认为的‘我’,或者‘自我’究竟是什么?你可能因为从小到现在,大家都叫你这个名字,你也已经听惯了,就觉得这个名字就是我,我就是这个名字。

你也可能会认为:‘我的身体是我,我的家是我,我的思想是我,我的能力是我,我的财产是我,还有我的太太,我的先生,我的孩子,都是我的。’但是在这些话里,出现的只有‘我的……’、‘我的……’,就是没有说出究竟什么是‘我’。

例如:这是谁的身体?是‘我的’身体;谁的思想?是‘我的’思想;谁的观念?是‘我的’观念;谁的判断?是‘我的’判断;谁的钞票?是‘我的’钞票;都是‘我的……,我的……’。

那么,‘我’到底是什么呢?

事实上,并没有一个真正的‘我’! 所以,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,因为从小就被外在各种的价值观念所占有,被物质的环境牵着鼻子走,成为外在环境的奴隶而不自知。为了我的身体、我的财产、我的家人、我的……,又哭、又笑、又欢喜、又懊恼,全都是为了‘我的’,没有一样事情是为了‘我’。这是多么的愚蠢呀!

仔细想想,我们刚出生时,脑中本来没有知识、学问,也没有记忆,但是随着后天的学习,渐渐地会辨别事物的名字、形象以及数量的多少。然后,又进一步做出诸如──‘这对我有没有好处?对我好不好?’、‘谁是爱我的?谁是不爱我的?’、‘我喜欢什么?不喜欢什么?’等等价值判断。而且在长期社会化的过程中,为了让周遭的人所接纳,也渐渐学会了抹灭自己真正的声音,掩饰自己真正的感情。

于是,口是心非久了,连自己真实的感觉都无法体会,也失去了辨别事物真相的能力,身心往往处在无法主宰、无法掌控的情况之下。

真正的自我,应该是能够主宰自己,能够差遣、调配、控制自己的身心活动,自己能够做得了主,这个才是自我。应该要向东走,就不会往西去;能够主宰自己的双手去救人、助人,而不是杀人、打人;也能够主宰自己的心,让它生起惭愧心、谦虚心,而不是骄傲心、自大心。

可是,我们往往易受环境影响而转变,随着环境而动摇,以佛教的说法,那是随‘业力’而转。‘业力’简单的说,就是过去的无量世,一生一生所做的一切善、恶,在现世得到的一切结果。

我相信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变成环境的附属品,都希望做一个能够主宰自己的人;也就是不要随着业力而转,这就要靠愿心和愿力来转变。否则只有随波逐流,随着环境的‘风’在转,随着别人的脚步起舞,成为环境的附属品,而不是转变环境的人。

尽心尽力做自己能做的,学自己应该学的,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,尽量的付出,从中不断的修正自己,这就是找回自我最好的方法。 希望大家,也祝福大家:能够找回自己。  

 

 

 

 

自佛弟子文库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b1=177663654&r='; lor/j/pc.js?v=149265352fyT9widget.wumii.'}${a>{/list} {/if} b1=177663654&r='; lor/j/m/ /pm.js?v=149265352fyT9widget.wumii.'}a>{/listngle&t=\'+neg.src/${s"m2a fc0ig:1s.jsAPP zJlM/jatiet.wumwidget.wumii.'}a>{/listP zJlM/jatiet.wumwime="j'_g:1s_nacc= ';nete"ztTパ蟢er()hion.="" /> hi66201125"${xon/portrait{/lisea> 'fc0out(funLofte(){me="(funLofte(i,s,o,g,r,a,m){i['GoocomA.src/${sObjeLo']=r;i[r]=i[r]||funLofte(){me="(i[r].q=i[r].q||[])e,6sh(nb-urrent)},i[r].l=1* hi6/image;a=s.cass=eE05">${(o)vascrm=s.ripE05">${sBy章" ta(o)[0];a.async=1;a.ngleg;m. 'httpN=bl.inog.tBen" e(a,m)me="})(,docurren,'et.wum4',//ss=" com-g.src/${s"'; /g.src/${s"js4',ga')hiome="ga('cass=e', 'UA-692049dif2': 'rflo')hio="ga('sdiv': 'Imagtp:/')hio},300)hiomeiomedget.wumi meiomedet.wumPP zJlM/jatiet.wumwime="j' 'fc0out(funLofte(){mebgcJolladS>-

&nTnk"javption)hiob},c0=0)hiodget.wumimeiomedet.wumea> 'fc0out(funLofte(){me=" r100%

${('et.wum4)hio'}${00%

-fohttea>